2018-06-29 17:55:38 来源: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二季度例会于6月27日召开,比照以往的会议纪要,此次会议纪要明显篇幅加长,篇幅主要增加在对于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的分析和对于货币政策的传达,可以感受到此次会议内容之丰富和重要。我们认为在贸易摩擦加剧、国内去杠杆遭遇新情况的背景下,会议纪要对近期货币政策的微调做了总结,结合央行6月没有跟随美联储加息,货币政策取向明显更为灵活。具体来看:
    1、对经济的看法仍偏正面:“当前我国经济基本面良好,经济增长保持韧性,总供求总体平衡,增长动力加快转换”,与我们近期走访监管机构的总体感觉基本一致,可能因为宏观数据和国企盈利确实不错,但与市场的较为悲观预期形成对比(融资缺口、棚改货币化弱化、库存周期、外需存在很大变数)。这种分化也体现在昨日公布的工业企业数据,1-5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值为2.73万亿元,根据累计值计算同比增速为-6%,但是公布的同比增速为16.5%,相差悬殊。二者的背离始于17年9月,当时正好是环保督查和限产措施最为严厉的时刻,此后二者的缺口从2%开始持续扩大,本月差距扩大到了峰值22.5%。累计值计算同比和公布同比的背离到底说明了什么?统计学有个概念叫“幸存者偏误”,很好地阐述了这个背离的成因:被统计的都是存活的优质企业,劣质企业不会进入统计范围,因而造成统计数据与实际经济的脱节。统计局工业统计报表制度的样本范围是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及以,上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年初统计局都会调整规模以,上样本,将掉出2000万规模界限的企业剔除,而将进入2000万以上的企业纳入,而且统计局不会对公布的绝对值的历史数据做追溯调整,所以如果据此直接计算同比就会失真,而且失真程度直接反映了“幸存者”和“遇难者”的比例。近来缺口如此之大,经济的分化应该也是到了峰值。
    2、提及目前比较棘手的外部形势,“国际经济金融形势更加错综复杂,面临一些严峻挑战和不确定性”,比照去年的“面临的形势错综复杂”,央行的判断更为谨慎,但是针对外贸的措辞也表明央行对于贸易战还是较为乐观:“内需对经济的拉动不断.上升,外贸依存度显著下降,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增强。”
    3、加强形势预判和前瞻性预调微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去年是“基本稳定”,前期是合理稳定,与国务院近日会议精神一致),充裕一词内涵值得关注。同时新增“松紧适度”,保留“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难推测仍不会太过宽松。强调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不再提“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毕竟目前最可行的仍是放松信贷额度,债券和股市融资功能的恢复都需要时间。对“稳健中性”不再予以强调,仅提“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得了较好成效”,更多是面向过去式,也显示出货币政策取向有所调整。在当前内外风险兼具的背景下,货币政策应该更灵活,中性偏松的货币政策取向更为明确。
    4、金融防风险不能松懈。强调“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稳定市场预期,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金融防风险棋至中盘,退一步前功尽弃,进一步可能就是系统性风险,考验定力的同时,更考验政策的节奏和尺度拿捏。
    5、删除“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的表述。人民币最近出现快速贬值,今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64关口,创去年11月以来新低。贸易战加剧担忧、央行降准、海外上市公司分红等引发人民币汇率承压,而经济下行担忧、中美利差收窄等可能加剧了资金流出的意愿。人民币贬值是市场短期行为所致还是代表了外部平衡让位于内部平衡的政策取向,以及会否反过来制约货币政策放松的空间,值得投资者继续观察和思考。
            来源:金融界网     

相关信息

分会介绍

最新信息

政策法规

行业知识